【故宮學人講故宮】第一期第一講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天子宸章:清代皇帝的寶璽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2-08-04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宮是一座宏偉壯麗的宮城,是先民智慧的結晶,是華夏文明的縮影,是文化昌盛的镃基。建筑1050座,房屋8750間,藏品186萬余件套,每一件藏品,每個建筑構件,甚至一草一木,無不閃爍著熠熠的文明之光,無不承載著深厚而廣博的文化之脈。它又是一座博物館,還是一處世界文化遺產地,更是一所學術研究重鎮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宮研究院學術講壇推出“故宮學人講故宮”系列,故宮學人將多年的研究成果,付諸于傳播,從“物”出發,致廣大而盡精微,講好故宮故事,講好故宮文化。感知精美文物,領略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和無窮奧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6月30日下午,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郭福祥作題為“天子宸章:清代皇帝的寶璽”專題講座。這是“故宮學人講故宮”系列講座第一期第一講。郭福祥研究館員現為故宮博物院宮廷歷史部副主任、故宮研究院鐘表研究所所長。長期以來在故宮博物院從事宮廷文物的保管、陳列和研究工作。研究興趣主要集中在中國鐘表史和宮廷鐘表收藏史、宮廷帝后璽印、中西文化交流、乾隆時期的玉器史和宮廷生活方面。講座由故宮博物院研究室主任王子林研究館員主持。故宮博物院故宮研究院和紅旗聯合主辦。故宮博物院研究室承辦。院內外聽眾300余人在線上聆聽了本次講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講座嘉賓郭福祥研究館員


                    講座伊始,郭福祥研究館員介紹了皇帝寶璽的簡史。公元前221年秦統一六國,秦王嬴政確定最高統治者的稱號為“皇帝”,皇帝的印章稱“璽”,自此“璽”成為皇帝印章的專用名詞。從那時起,皇帝寶璽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璽”有公、私之分。凡是皇帝發布詔書或其他文告時所鈐用的印章都具有公章的性質,人們稱其為“御寶”“御璽”“國寶”等。它們是國之重器,皇權的象征。失去御璽則意味著對整個國家的占有權、統治權的喪失,意味著一個朝代的結束。秦以后的歷代統治者取得政權后都要制作相應的御寶。寶璽在發展過程中數目由少到多,璽文由簡到繁,體量由小到大,鈕式由簡到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皇帝也制作和使用一些為自己所獨有的表示收藏、玩賞性質的閑章。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所謂的傳國璽,實際上是一枚吉語閑章。我們現今能看到的皇帝閑章的印記以唐代為最早。唐太宗李世民用其年號為印文,刻成了“貞觀”聯珠文印,鈴蓋于書畫法帖之上,現在一些法帖上還能看到這方印章的印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唐太宗“貞觀”連珠璽
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現有資料可知,明以前的皇帝閑章以宋代最多。金滅宋,裹挾大量內府珍寶而還,包括15方玉寶、7方金寶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明以前各朝代的皇帝寶璽存世者已經寥寥無幾,只有明清兩朝的帝璽有較多的遺存。特別是清代皇帝御用寶璽較完整地保存下來,除少數因戰亂散失民間和海外,絕大部分收藏于故宮博物院。這些寶璽都是皇帝的御用之物,制作時多由皇帝下旨,由內府各作御用工匠完成,一般要經過選料、雕鈕、選擇印文、書篆、呈皇帝御覽、修改、刻制、磨光、進呈等程序,要求嚴格,做工精細,極具皇家雍容華貴之特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,郭福祥研究館員從材質、數量、保存和使用四個方面詳細向聽眾展現了清代皇帝寶璽的基本情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皇帝寶璽的材質豐富多樣,主要是玉、石、木三種,此外還有金屬、寶石、象牙、犀角等。其中玉包括和闐玉、瑪納斯玉、岫巖玉、青金石、水晶等,具有時代痕跡。石則是福建壽山石、浙江青田石、浙江昌化石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數量上看,入關前寶璽只有“篤恭殿寶”一方。篤恭殿是沈陽故宮大政殿最初漢名,始于天聰十年(1637)四月。順治帝福臨登基皇位在此殿舉行。清入關后,篤恭殿改名大政殿。此印應為清初順治皇帝用印。但郭福祥研究館員懷疑這是一方偽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國家博物館藏“篤恭殿寶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順治帝御用寶璽已知15方左右,現存實物6方,御筆書畫上可見9方??滴醯塾脤毉t120方左右,主要是通過《寶藪》的著錄,實物絕大部分流失。雍正帝御用寶璽253方左右,乾隆時實存204方,集中制作于雍正元年和六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乾隆帝御用寶璽1800方左右,數量創歷史之最。且套印占有很大比重,諸如寶典福書、元音壽牒、回文組璽。多表達國家之盛和個人之榮,同一印文重復品很多,如古稀42方、八徵63方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元音壽牒冊


                    嘉慶帝御用寶璽500多方,主要是對乾隆帝的繼承和延續。嘉慶以后,清政權漸漸失去往日的輝煌,衰竭之期將至?;实郗t印亦反映出此種趨勢。道光帝御用寶璽60多方,咸豐30方左右,同治20多方,光緒30余方,宣統50方左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皇帝寶璽主要集中保存在交泰殿、懋勤殿、景山壽皇殿三個宮殿。交泰殿位于內廷中軸線中間,是保存皇帝璽印的最高級別的宮殿。從乾隆至晚清,保存了二十五方國寶。寶璽置于寶座的后面和左右兩邊。寶盒為金漆龍紋,里面一層是金漆木盒,再里面是金的寶池,寶池中有寶墊、寶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二十五寶收藏地交泰殿


                    懋勤殿在內廷乾清宮西廡之北,用來存放當朝正在使用的私璽。每當內府鑒定書畫之后,都要將其交到懋勤殿用寶。壽皇殿位于景山之后,存放前朝御用諸璽。除此三殿,其他各個宮殿也散存有璽印,每個宮殿多則五、六方,少者一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皇帝寶璽主要用于皇帝御筆書畫鈐用、宮廷收藏的古今書畫作品上鈐蓋和內府收藏的善本圖書上鈐用?!妒汅拧贰睹氐钪榱帧分涀髌返挠糜?,即是在宮廷收藏的古今書畫作品上鈐蓋。這些印章會提供許多重要信息,如乾隆皇帝有時在一幅畫蓋一百多方印章,這些印章并不是一次鈐蓋,而是經歷了很長的過程,是他對一幅畫幾十年的關注的結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乾隆帝“三希堂精鑒璽”組璽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報告的第三部分,郭福祥研究館員從幾個類別入手對清代皇帝寶璽進行賞析。第一類是皇權標志。清代早期,國寶隨用隨制,無一定制度,共29方。直到乾隆十一年,重新厘定排次,確定25方寶璽,注明各自的用途和適用范圍。乾隆十三年改篆,是為二十五寶。此外還有盛京十寶,在乾隆十一年,入藏盛京鳳凰樓。直到1915年內移至北京,現存故宮博物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類是治國方略之閑章。在清代皇帝的閑章中,每位皇帝都有璽文幾乎相同的印章,如康熙帝的“敬天勤民”璽、雍正帝的“敬天尊祖”璽、乾隆帝的“敬天法祖之寶”等,都蘊含著相同的思想內容,即敬天法祖。敬天法祖是清朝歷代皇帝一貫奉行的準則之一。這一方面是表明統治的合理與神圣,另一方面也保證了統治政策的連續性和一貫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清代,皇帝們對勤政愛民同樣極為重視,將其視為治理國家維護社會安定的重要手段,甚至把勤政提升到清朝祖制家法的高度。同樣,民為邦本、愛民如子的思想在清代也得到較好的體現和實踐。這些思想在清代皇帝的璽印中都有所體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康熙“勤民、兆民賴之、育德勤民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乾隆“政在養民、與民用勤、樂萬民之所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保持其統治的長治久安,皇帝們又必須調和隨時有可能激化的滿漢民族矛盾,把握好政策的適度和力度,自覺運用能為漢民族普遍接受的理論學說作為統治依據。其中儒家的中庸學說為清代統治者廣泛采用,提出“寬猛相濟”的“中道政治”策略。在清代皇帝的閑章中,有不少是依此而來的。如“和順積中”、“執用兩中”、“致中含和”、“致中和”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類是心性情趣之閑章。其璽文主要來自四書五經等儒家經典,尤其以《尚書》為多。此外還有以唐詩為主的名篇佳句和御制詩文,御制詩文類璽印以乾隆寶璽最為典型。由于皇帝的閑章多是根據他們的旨意而作,可以隨時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落入印文,借以抒發一己之心性。這就為考察皇帝們的性格、情趣、思想和生活提供了一個難得的窗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皇帝的璽印也多展現皇帝輝煌的人生歷程,如乾隆帝的寶璽“信天主人”與平定回部,70歲時的“古稀天子之寶”,80歲時的“八徵耄念之寶”,禪位嘉慶時的“太上皇帝之寶”。此外,清代皇帝的寶璽也體現了他們的集體憂患意識,如康熙“戒之在得”、雍正“為君難”、乾隆“猶日孜孜”、“自強不息”、嘉慶“何以守位”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類是鑒藏璽?;实蹅冊谘辛曡b賞內府收藏的中國歷代書畫作品之余,常常在作品上鈐蓋收藏印記,累朝疊加,有的竟多達幾十方,成為清宮藏書畫的一大特點。這些鑒藏璽或以收藏皇帝的年號為名,或以庋藏殿宇為名,抑或以藝術品著錄為名,是鑒別清宮文物的重要依據。鑒藏璽最多的乾隆皇帝,其鑒藏璽鈐蓋數量多,大璽多,組合鈐印多,且凸顯自我,視覺沖擊強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類是宮殿璽。自順治起即有刻制,到乾隆時數量驟然增多,舉凡宮內外的重要場所,大者至一園一區,小者至一屋一室,大都刻制了與之相對應的寶璽。道光以后,呈現遞減趨勢,越來越少。宮殿璽與皇帝活動關系密切,反映出清代國家實力和宮廷苑囿土木之興衰。在清帝后印章中,有一類組璽,一般三方一組,三璽的質地、鈕制相同,其中一方為宮殿璽,另兩方則為詩句成語璽,用以說明殿名璽中殿名的含義及來歷。如“樂壽堂”與“知者樂”、“恭則壽”兩璽相配,說明樂壽堂這一名稱源于“知者樂,恭則壽”這兩句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宮殿印璽印文


                    郭福祥研究館員報告完成后,王子林研究館員對講座進行了總結和點評。郭福祥老師以其豐富的文物圖片、印譜和詳實的歷史信息,為我們系統地闡釋了寶璽的發展演變,特別是對清代皇帝寶璽的制作、材質、保存地點和使用情況,做了詳細地講解,使我們收益良多,獲益匪淺。主持人對講座內容進行了梳理,稱本次講座既增長了知識,對寶璽有了深入的認識,對故宮所藏寶璽有了全面而系統的了解,同時也是一次深層次的鑒賞活動,領略了寶璽的悠久歷史和深厚底蘊。正如郭福祥老師所言:寶璽的重要性不僅僅在于它本身的價值,更重要的是真實地反映了歷史和帝王的言行及內心追求、心理狀態,是研究宮廷史、思想史、政治史的第一手資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與觀眾的互動環節,有聽眾提問傳國玉璽是王朝傳承的象征,在和氏璧丟失后,哪一方寶璽可以代表王朝傳承?郭福祥老師認為,民間傳說中傳國玉璽是皇權最有力的象征。但實際上寶璽只可能在王朝內部傳承。如果一個王朝被另一個王朝所取代,新王朝是絕對不會沿用上一個王朝的寶璽。所以,在中國歷史中并沒有所謂歷代傳承的代表統治合法性的傳國玉璽。只有皇帝通過自己的才德獲得百姓的認可,才能確保政權的合法性。除此之外,還有觀眾就璽印的字體風格,清代皇帝寶藪資料等問題與郭福祥研究館員進行了交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問題反饋
                    圖書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圖書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視聽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視聽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宮旗艦店

                    故宮旗艦店

                    全景故宮

                    全景故宮

                    v故宮

                    v故宮

                    三代同床呻吟